青岛旅游集散中心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

当季热门 吴峰 54浏览

从7月中下旬开始,涌入岛城的外地车辆剧增,高峰期每天超过20万辆车进出岛城狭长的海滨地带,其中旅游大巴超过了3000辆,再一次将青岛的前海一线堵成一个“移动的停车场”。

旅游旺季前海拥堵问题已是青岛市民的一块“心病”,每年夏天都要犯一回。

为了解决这块“心病”,今年,前海一线继续执行旅游大巴限行政策,青岛交运集团承建的五处旅游集散中心也继续投入使用,目标不言而喻,就是尽可能防止旅游大巴驶进市区,缓解前海一线的交通压力,但是,现实情况并不乐观。

青岛旅游集散中心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

青岛旅游集散中心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

▲旅游大巴插空停靠在路边。

每天20万辆车进出前海一带——

旅游大巴寻新路“躲”限行:还是“堵”!

今年,我市继续执行旅游旺季前海一线大巴限行政策:自5月1日至10月15日,每日7时至19时,禁止大型客车在以下路段行驶:太平路(单县支路至江苏路段)、莱阳路(太平路大学路路口至南海路文登路路口)、东海路(太平角六路南京路全路段、台湾路至南京路东向西方向);4月1日至11月30日,太平角一路(黄海路至正阳关路)以西、正阳关一支路(山海关路19号至正阳关路)以东、正阳关路(正阳关一支路至太平角一路)以南为八大关景区禁行区域。限行政策对前海一线的交通压力起到了一定的缓解作用,但是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7月25日下午,记者在栈桥附近的太平路、安徽路、湖南路等路段实地探访。下午三点左右,两辆从广西路东向西方向行驶、右拐进入安徽路的外地旅游大巴正在寻找停车位,安徽路与广西路路口堵成了“死疙瘩”,等到两辆旅游大巴掉头甩尾在安徽路停好车后,周边的交通秩序才逐步恢复正常。而湖南路、日照路、莒县路两侧的情况类似,外地旅游大巴停靠在马路两侧,大巴司机坐在路边等候去栈桥游玩的游客回来上车。

“以前,道路交通严重拥堵现象主要集中在太平路与莱阳路上,现在这些路限行,表面看交通好点了,事实上,那些旅游大巴车都压在周边的其他道路上了,高峰期简直没法走。”家住湖南路的居民黄女士抱怨道。

“从奥帆中心到栈桥,不到10公里的距离,每次开车都需近1个小时,这是上班的必经路线,绕也绕不开,每年的七、八、九月份就这样,前海的交通啥时候能有根本改观?”市民张女士致电本报舆论监督热线表达她的心声,“希望有关部门坚持效果导向,真刀真枪解决问题。”

旅游集散中心“挂名”不见实效——

大巴司机和地接导游一头雾水:在哪儿?

面对如此汹涌的车潮,分时分段的限行政策难以治本,相关职能部门、专家学者和市民将更多的期待寄予了旅游集散中心。

在青岛,旅游集散中心的建设可谓一波三折。

2006年9月底,山东首家旅游集散中心——青岛旅游集散中心在青岛颐中体育中心成立,由于没有找准市场定位等原因,挂牌后始终冷冷清清,最终落了个“名存实亡”的结局。

2008年7月,青岛交运集团注册成立了青岛国际旅游集散中心有限公司。以此为雏形,旅游集散中心的构想开始走向现实,2016年,青岛交运集团建设了五大旅游集散中心。然而,时至今日,旅游集散中心并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发挥出集散作用。

7月25日、26日,记者到青岛交运集团在火车站、青岛长途汽车站、汽车东站、天泰体育场等旅游集散中心采访时发现,集散中心依然是以接待长途车散客为主,对旅游大巴和私家车的集散作用极其有限。

采访中,不少旅游大巴车司机和本地地接导游对“青岛旅游集散中心”一头雾水,更谈不上知道其具体位置。

25日上午9点左右,记者来到汽车东站的旅游集散中心,发现集散中心里面停放的基本全是长途汽车,很少见到外地旅游大巴的影子。问及“崂山一日游”是否有车直达,工作人员告知:“每天早晨八点半左右有一班车,现在去只能到汽车站门口的公交站倒公交。”在天泰体育场,记者询问两名停车场的管理人员“旅游集散中心”在哪儿,对方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

在青岛火车站的旅游集散中心,记者看到了“旅游集散中心”的标志,但是,因为空间十分狭窄,停车场内多为长途汽车和双层观光巴士。

记者前往旅游大巴自行停放相对集中的湖南路、日照路,多位外地旅游大巴车司机并不清楚青岛有没有旅游集散中心,并表示没人要求他们将大巴停靠在旅游集散中心。“我们只能见缝插针,躲开限行路段,在景点就近插空停车。”一位大巴司机说。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地接导游,同样他们无一例外地表示,旅行社大巴基本是在景点附近就近停靠,没听说青岛还有旅游集散中心。

那么,被社会各界寄予厚望的旅游集散中心到底会起什么作用?